迷野

微博@不愿透露姓名的迷野

瓶邪/《迷野》五


闷油瓶一贯的风格就是言简意赅,用最少的话传达最多的信息。我猜他先前是以为我已经对事情内幕有所了解,因此没有马上解释,现在经由他的叙述,我很快掌握了一些关键点。


总的来看,张海客和大金牙也不全是忽悠我,他们所说比起闷油瓶的版本,差异主要在三个地方:第一,马鞍村的真实位置;第二,那种不可思议的蝎子形痕迹并不存在;第三,关于马平川一家后来都跑去了尼泊尔这一点,完全是大金牙编出来的,无非是企图忽悠我去收破烂,实际上马家由盛而衰到完全败落的全过程中,都没有任何机会逃离马鞍村。


闷油瓶说到这里时,我们已经到了村口,最近一座民居距离我们不过十米,但我们依然没有遇...

瓶邪/《迷野》四


一听这话,我和胖子直接开始发傻。闷油瓶的语气太正式了,甚至用上了“请”字,我好半天才回过神来,忙冲他用力点头,诚恳道:“帮忙,那必须的,不过一次也太少了,一百次吧,少一次都不帮。”


胖子也一边点头还一边搓手,明显跃跃欲试的样子。闷油瓶看了看我们,从行李包里抽出一条豹筋,一头盘树一头缠腰。豹筋是胖子带的,说万一堵在高速上,还能跳长绳锻炼身体。


这时我已经猜到闷油瓶要做什么,果然,他本来已经站在断崖边了,此时一个下蹲,随即纵身,整个人瞬间消失。我追过去,就发现他像壁虎附身一样轻松扒着崖壁,平缓向下移动,节奏非常稳。


大概是经过人工挖凿...

7 126

[瓶邪]《Don't Starve Together》D2-C2

DAY 2: Where there is a will, there is a way.

CHOICE 2

天光亮起的速度异常快,几乎只是一眨眼工夫,我站起来,已经能看清自身所在了。

我脚下是一座天然的干草场,地上零零落落地分布一些朝天的洞穴,每一个都有我一只脚大小,行走时需要格外注意。洞穴里偶尔会有小动物钻出来活动,起初我以为会是田鼠,遇见了才知道,是兔子。

说实话,这些兔子的长相也有些古怪,我总觉得它们是有表情的,而且是一种恐慌、受惊的表情,让人看了心里很不舒服,但比起我昨晚遇到的蜘蛛总要顺眼许多。

出于好奇,我试着接近了其中一只——单纯的接近,并没有其他意图——它的反应非常激烈:全身的毛都炸了起...

16 63

[瓶邪]《Don't Starve Together》D1-N1

DAY1: Say pal, you don't look so good.


B.惊喜,但也保持警惕,选择继续前行一段距离,在那附近过夜。


hunger:130/150

health:200/200

sanity:148/150


THENIGHT SCENE 1


难道那一带有人类居住吗?


这个猜想使我心中一喜,但紧接着,想起一路走来时那些途中诡异的所见所闻,我还是没有忘记提醒自己万事小心。


天太黑了,我必须要依靠光源才能获得继续前行的视野。我身上的背包里有一些小树枝和干草,还有少量天...

9 68

[瓶邪]《Don't Starve Together》D1-C1

 
DAY 1: Say pal, you don't look so good.
 
CHOICE 1
 
我在一阵剧烈的头痛中醒来,四周是一片没有人迹的荒野。对于此前发生的所有事情,我没有任何印象。
 
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要到哪里去?
 
即便是这样一些最基本的问题,我都无法给出答案。
 
荒野上很静,我身下是一垛干草。天光非常昏暗,或许是个阴天,或许到了傍晚,附近偶尔传来草丛里窸窣的异响,不知名的鸟的啼鸣,以及它们飞起时羽毛交错的凌乱声音。
 
姑且可以说是和平,但也有些微妙的不详。
 
这样想着,我意识到,尽管在记忆上有所缺失,但我...

16 96

瓶邪/《迷野》三



被倒平了。这个说法对我而言十分陌生,我不清楚具体概念,只是隐隐有些不祥的预感,而胖子则立刻露出了一副活见鬼似的表情。

“我操,倒平了,”他的状态很难分辨是震惊过度还是兴奋过度,或是二者都有,“我操,我操啊!”

操着操着他甚至不由自主地搓起手来。我看他夸张的反应,心里觉得有点好笑,但紧接着忽然脑子一个激灵,想起了一件事。

“倒平了”这个词,我其实是听说过的,虽然印象很模糊,可能是在某个注意力分散的时候听人随口提起的。我现在只记得当时的空间很狭窄,有可能是在厕所里,说话的人大概是个五六十岁的男人,带着点方言口音,吐字不太清楚。

当时他跟人说起这三个字,是因为对方抱怨最近干的一票油水太少,进了个...

9 138
 
1 / 5

© 迷野 | Powered by LOFTER